• <li id="x9vrs"><tr id="x9vrs"></tr></li>
    <rp id="x9vrs"></rp>
  • <li id="x9vrs"></li>
      <dd id="x9vrs"><optgroup id="x9vrs"><td id="x9vrs"></td></optgroup></dd>

      [人民網]為世界謀大同而凝聚共識 ——中國外交話語權提升的邏輯與路徑

      作者:李靚 時間:2019-10-18 點擊數:

        任何一個共同體的健康與穩定發展,都需要有相應的價值體系作為構建共同體社會成員精神秩序的基礎,并通過相應的制度安排和組織載體予以保證,同時還需要相應的力量進行推動和落實,并予以這些力量相應的話語權。隨著現代文明的發展,不同國家、民族、社會之間的聯系越來越密切,人類越來越成為一個密不可分的命運共同體。在此背景下,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為了引領和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國需要在全球范圍擁有相應的話語權,這就意味著需要提升外交話語權。提升外交話語權是一個系統工程,既需要在價值體系建構上下功夫,又需要在實踐過程中形成相應的制度保障和組織基礎。提升外交話語權為新時代中國外交工作提出了新的任務和要求。


        中國外交話語權提升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歷史使命與責任要求


        歷史唯物主義認為,人的理性是在實踐過程中不斷生成與發展的,而人的實踐也在理性指導下得到進一步發展。同時,在實踐過程中人們結成了各種社會關系,形成了相應組織形式。發展了的理性上升為理論,不僅指導著實踐,而且還反作用于作為實踐成果之一的社會關系和組織形式,維護其秩序,推動其發展。


        馬克思主義認為,隨著現代文明發展,人類越來越從相互隔離的區域化存在向全球化存在發展。歷史事實充分證明了馬克思主義這一論斷的正確性,伴隨現代化進程,市場化、網絡化和全球化愈演愈烈,從而將各個國家、各個民族的人民越來越緊密地聯系起來,世界越來越成為一個命運攸關的共同體。同時,在市場化、網絡化和全球化推動下,人們的交往方式、生存形態以及權力關系也發生了巨大變化?;诖?,習近平總書記作出了一個重要判斷,那就是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能否為變化不定的世界確立穩定發展的坐標,不僅關系到當前世界的和平與發展,而且關系到未來人類的生存與進步。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以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為宗旨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為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的世界提供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既是為人類發展的新型現代文明形態所做的系統設計,也是為新時代推動人類進步與發展提出的行動方案。要將這套系統設計和行動方案變為現實,一方面需要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圍繞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來貫徹執行,另一方面需要中國人民與世界人民一起,圍繞世界大同的豐富實踐加以落實。前者可以通過中國共產黨的自身努力來實現,而后者則需要在對外交往過程中通過實際行動和話語闡述贏得各方的理解和支持來付諸實踐。為實現這一目的,中國需要不斷提升外交話語權。在新時代提升中國外交話語權,不僅是服務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需要,而且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需要。


        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與中國外交話語權提升:基本邏輯與實現維度


        馬克思主義認為,在人類文明發展過程中,生產力起到決定性作用,隨著生產力的發展,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關系、社會權力和生存形態都發生了變化,從而推動文明形態的發展?,F代文明出現后,伴隨著現代工業和現代交通的發展,人類交往的全球化趨勢日益明顯。而在現代文明生成與發展過程中,西方資本主義國家起到了主導作用。這一主導作用不僅體現在推動發展的物質權力中,而且還體現在建構秩序的話語權力上。


        隨著人類社會從工業化時代進入網絡化時代,市場化和全球化也因此獲得了進一步發展,并由此產生了許多新變化,其中有兩方面比較突出:一是隨著發展中國家的崛起,全球范圍內的權力關系開始發生新變化;二是隨著互聯網的發展,新型現代文明形態也開始不斷生成。這兩方面的變化相互作用、不斷發展,并且不斷賦予彼此新內涵。


        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正是體現上述兩方面變化相互作用的邏輯演繹。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深刻體會到在上一輪現代文明發展過程中長期處于被支配地位的發展中國家人民的苦難。因此,中國需要不斷推進新型現代文明形態建構,站在全人類的立場上來推動人類社會進步與發展,而不是讓發展只是服務于少數人的利益。同時,也必須深刻認識到,長期以來推動發展與建構世界秩序的物質性和話語性主導力量都掌握在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手中。雖然在新型現代文明形態到來之際,中國已經提出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給世界展現出一幅全新的文明畫景,但要將這一個理念轉變為現實,中國還需在贏得物質性權力和話語性權力上下功夫。


        綜上所述,話語性權力的獲得要以物質性權力為基礎,而話語性權力又能夠為獲得物質性權力創造條件,二者是相輔相成的。同時,話語性權力的獲得也有其內在邏輯,體現為話語性權力建構的價值邏輯、制度邏輯和組織邏輯的有機統一。因此,對中國而言,要在新型現代文明形態建構過程中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落實,除了要努力獲得建構新型現代文明形態的物質性權力基礎之外,還必須在價值邏輯、制度邏輯和組織邏輯三個維度上推動中國外交話語權的提升。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與中國外交話語權提升:理論發展與價值追求


        雖然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以推動新型現代文明形態生成作為人類社會發展的內在邏輯演繹已在現實中初見端倪,但是作為整體形態尚未系統呈現,更多的還是一種理想愿景式的描述。因此,在當前這一時期,對于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建構和共識形成就顯得尤為重要。這意味著要在實踐中提升中國外交話語權,需要深入闡釋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價值內涵、理論體系和行動方案,從而在價值維度贏得話語性權力。


        在價值方面,提出新價值理念以賦予新型現代文明形態價值內涵。新型現代文明形態區別于傳統現代文明形態,具體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在技術維度上以網絡化為基礎而不是以工業化為基礎;二是在價值維度上以人民為中心而不是以資本為中心。具體來說,新型現代文明形態的價值內涵就是以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目標,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充分發揮資本和技術的作用,為人民服務。因此,要提升中國外交話語權,就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理念,為中國在構建新型國際關系格局過程中贏得道義上的主動權,而且也在構建新型文明形態過程中賦予其核心的價值內涵。


        在理論方面,推動理論體系創新以指導新型現代文明形態的建構。要提升中國外交話語權,除了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理念之外,還需要以此為基礎來建構新的理論體系。當前,不論是在哲學社會科學方面,還是在具體外交理論方面,由于現代文明起源于西方,因此以資本為中心的理論體系已經成為支持現代文明發展和外交實踐的具體理論工具。在此背景下,中國外交話語權的提升需要在揚棄西方主導的現代哲學社會科學理論體系的基礎上,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理念,遵循中華文明歷史邏輯、現代社會發展邏輯和共產主義運動邏輯有機統一,推動理論體系的創新與發展,從而為新型現代文明形態建構提供理論指導和依據。


        在方案方面,提出具有引領性意義的行動方案以推動新型現代文明形態的生成。外交話語權必須服務于外交實踐,必須以外交實踐的有效性為前提,因此需要提出一套既能體現價值理念又具有實踐操作性的行動方案。具體來說,這一行動方案需要以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目標,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理念,遵循多方共贏原則,充分發揮現代文明各種要素的功能,在新的社會歷史條件下整合各方面力量,以推動新型文明形態的生成。當前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就是這一行動方案的具體體現之一。


        參與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與中國外交話語權提升:機制構建與制度保障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已不僅是觀念和理論,而且已通過相應的行動逐漸成為客觀事實,成為推動全球治理與建構世界秩序的價值力量。為了讓這種價值力量持續穩定地發揮作用,還需要使其融入全球治理體制機制中,為更多國家和地區所認同和接受,從而為持續推進世界和平與發展奠定制度基礎。只有如此,才能為提升中國外交話語權提供制度保障。


        目前的全球治理體系是現代文明的產物,是經過長時間博弈和磨合逐漸形成的。關于當前的全球治理體系,對兩個方面需要加深認識:一是這一體系仍存在許多合理性,對人類和平與發展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但隨著時代的發展,這一治理體系以及其中的體制機制未能適應新情況,出現了許多問題和不足,亟需進行改革;二是現代化先發國家在這一體系中仍占據主導地位,長期把控國際外交話語權,這些國家長期以來將以資本為中心的邏輯貫穿于全球治理體系和治理體制機制,這是造成這些問題和不足的主要原因。因此,要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融入既有的全球治理體系及其相應體制機制,就必須正視上述兩方面的問題。對中國而言,需要圍繞以下三個方面來參與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


        一是要以辯證的思維來參與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為中國外交話語權提升贏得邏輯優勢。當前的全球治理體系是世界各國在現代文明邏輯演繹過程中,為解決世界和平與發展問題而形成的制度性成果,是人類理性的結晶。雖然在新的歷史條件下,這一體系及其體制機制出現了許多問題和不足,但不能因此對其予以簡單否定,更不能簡單地推倒重來,或者像某些國家那樣,只要這些體制機制不能夠按照它們的意圖辦事,就要“另起爐灶”或“退群”,而應看到其中的合理內容,遵循新時代發展規律,從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角度辯證地審視這一體系,超越性地提出創新和發展的改革方案。


        二是要以尊重的態度來參與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從而為中國外交話語權提升贏得認同基礎。當前的全球治理體系及其相應的體制機制,是由各個國家達成共識后而形成的。因此,本著凝聚更大共識的宗旨積極參與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可以減少時間成本和認同成本,當各國都認識到既有體系的問題和不足時,中國提出的基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改革方案就能夠贏得更多認同。例如,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被寫入聯合國決議,就是其中一個比較典型的案例。此外,積極參與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而不是簡單推倒重來或“另起爐灶”,可以減少在這一體系中處于主導地位的國家和地區的阻力,也有利于團結這些國家。


        三是要以創新的方式來參與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從而為中國外交話語權提升贏得制度空間。必須看到,以資本為中心的邏輯在當前的全球治理體系中起到較大主導作用,但其已難以很好適應新時代發展要求。因此,要推動以人民為中心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成為主導性邏輯,就需要在尊重當前的全球治理體系的前提下、在參與引領全球治理體系的過程中,積極創新治理方式并改革相應的體制機制,并且在這一過程中提升中國的外交話語權。


        積極構建全球伙伴關系網絡與中國外交話語權提升:戰略布局與組織基礎


        外交話語權歸根結底體現在國際關系中不同國家之間以及不同國家人民之間的影響力,中國要提升外交話語權,需落實到與不同國家及其人民之間關系的建構上,也就是說,需提升國際交往中不同主體的影響力。因此,構建全球伙伴關系網絡就成為新時代提升中國外交話語權的重要戰略。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構建全球伙伴關系網絡必須以多維立體方式展開,將以人民為中心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貫穿其中,從而提升中國外交話語權。具體來說,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展開戰略布局。


        一是通過開展政府間的國際交往工作,推動全球范圍內基于政府關系而形成的伙伴關系網絡建設。在新時代,政府間的國際關系仍然在外交關系中占據主導地位,因此,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首先需著眼于建設政府間的國際關系,通過開展雙邊或多邊政府間外交工作,推動伙伴關系網絡構建,促進國與國之間基于雙贏或多贏原則展開交往和合作。


        二是通過開展新型政黨交往工作,推動全球范圍內基于政黨關系而形成的伙伴關系網絡建設。長期以來,政黨發揮功能作用的空間主要是在各個國家內部,而隨著形勢發展變化,政黨間交往的空間越來越廣闊。2017年,首屆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召開,新型政黨交往的機制進一步確立,從而使基于政黨外交而形成的新型政黨關系成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渠道。政黨外交作為一種新型全球交往的渠道,通過發揮政治引領作用,可以彌補傳統政府間國際關系機制的不足。因此,積極開展政黨外交,充分發揮新型政黨關系的作用,構建基于政黨關系而形成的全球伙伴關系網絡,是中國提升外交話語權的有效途徑。


        三是通過開展民間外交工作,推動全球范圍內基于社會關系而形成的伙伴關系網絡建設。隨著全球化的發展,不同國家之間的民眾交往也越來越多,各類社會力量越來越多地參與到國際交往之中,基于社會力量形成的民間外交關系成為促進全球伙伴關系網絡構建的重要方式。提升中國外交話語權,可通過開展民間外交的方式,推動以人民為中心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在民間外交中的貫徹落實,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將這些理念融入全球伙伴關系網絡建設過程中,從而為中國外交話語權提升奠定社會認同基礎。


        四是通過開展企業間的經濟交往工作,推動全球范圍內基于經濟關系而形成的伙伴關系網絡建設。如今,國際經濟交往中最為基礎和常見的方式是企業間的經濟交往,跨國公司已成為推動國際經濟交往的主要載體。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走向世界各地,因此,可以通過推動企業之間的交往以及中國企業與世界各地民眾的交往來貫徹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在助力全球伙伴關系網絡建設過程中為提升中國外交話語權提供經濟基礎。


        五是通過開展復合型的多維全球交往工作,推動全球范圍內基于命運共同體而形成的伙伴關系網絡建設。馬克思主義認為,人的本質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這就決定了國與國之間的關系也同樣體現在各種關系上。構建全球伙伴關系網絡,也同樣要求國與國之間基于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等多方面的關系進行合作。從機制和組織的角度來看,構建全球伙伴關系網絡需要同時推動上述政府、政黨、社會和經濟等方面主體性要素之間建立良好的合作關系;從內容和任務角度來看,構建全球伙伴關系網絡需要涵蓋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等方面內容,這就需要構建多維立體的復合型全球伙伴關系網絡。此外,為了實現中國外交話語權提升這一目的,需要將以人民為中心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貫穿其中,并基于多維立體的復合型全球伙伴關系網絡的構建邏輯,使上述理念能夠獲得主體性和組織性的支持。從目前來看,“一帶一路”倡議就是這樣一個將以人民為中心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貫穿其中的多維立體的復合型全球伙伴關系網絡。


        結 語


        隨著市場化、網絡化和全球化的深入發展,人類文明開始進入到新型現代文明形態階段。新型現代文明形態的本質特征之一,就是要構建以人民為中心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國共產黨主動順應人類社會發展規律,提出了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偉大理念,擘畫了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為世界謀大同的藍圖。而要實現這個藍圖,提升中國外交話語權自然成為應有之義,即需要深入闡釋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價值內涵、理論體系和行動方案,從而在價值維度贏得話語性權力;需要將這一理念轉化成為推動全球治理與構建世界秩序的價值力量,并積極參與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從而在制度維度贏得話語性權力;需要構建多維立體的復合型全球伙伴關系網絡,并將以人民為中心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貫穿其中,從而在組織維度贏得話語性權力。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Colleg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Wuhan Textile University
      地址:武漢市江夏區陽光大道一號 郵政編碼:430200 電話:(027)59367366 E-mail: iec@wtu.edu.cn

      斗牛提现平台